• 湖北日报网-关于我们 2019-05-14
  • [鼓掌]小撸又来卖萌?那你给大家讲讲? 2019-05-14
  • 把市场经济说成计划经济是不是痴呆病? 2019-05-04
  • 全国降温开启“速冻”模式 文人墨客笔下的冬天有多冷? 2019-04-07
  • 冯英谈用芭蕾向世界传递真善美 2019-04-07
  • 不拍戏改学艺,张国立是这样想的 2019-04-04
  • C罗世界杯亮剑 上演帽子戏法后接受采访言语依旧低调 2019-04-04
  • 香港政府:建议将男士侍产假由3日增加至5日 2019-03-31
  • 台花莲发生6.5级地震已致2人遇难 2019-03-31
  • 电动汽车消费仍需摆脱“里程焦虑” 2019-03-26
  • 熬夜网购引发头晕恶心 低头族小心患上耳石症 2019-03-26
  • 新疆普通高考评卷工作有序进行 2019-03-25
  • 连晴高温重庆动物园动物避暑尽显萌态 2019-03-25
  • 2018年北京高考阅卷21万份 23日发布成绩 2019-03-22
  • 涉嫌诈骗1200万 潜逃韩国8年逃犯归案 2019-03-22
  • 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四平风采官网耽美 → 源血

    双色球开奖号码查询:源血

    楚寒衣青 著

    四平风采官网 www.ivird.com 连载中免费

    源血是一本现代吸血鬼BL文,作者楚寒衣青,卖血求生残血狂暴攻/被迫供血奶骑血族受,席歌,一个沐浴在社会主义光环下的富二代,被一个资本主义吸血鬼意外初拥,从此走上抗争黑暗势力的第一线。他像每个少年漫男主一样:残血→小宇宙爆发→“?!薄?。认真升级的席歌:所以过去我为什么要虐待一个吸血鬼,逼他喝鸭血粉丝汤?因为你要和吸血鬼谈恋爱认真恋爱的席歌:一心恋爱无心升级。故事以一次小巷抢劫事件为开端。这起抢劫事件之中,故事的主人公席歌帮助了一位陷入昏迷的外国人。他将外国人带回家中,意外地发现对方没有呼吸与心跳,身体冰冷且嗜血,正是本该只存在于影视作品中的吸血鬼。吸血鬼入住家中,一切开始变样,黑暗生物接踵而来,黑暗世界初露端倪……激烈的冲突正在酝酿,精彩的剧情马上来到,拥有不同天赋能力的血族粉墨登场,容纳一切异常物种的黑暗世界其实遵纪守法。楚寒衣青笔触之下,《源血》种种设定,叫人耳目一新,是一篇别开心裁的血族故事。

    64.6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2/20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源血是一本现代吸血鬼BL文,作者楚寒衣青,卖血求生残血狂暴攻/被迫供血奶骑血族受,席歌,一个沐浴在社会主义光环下的富二代,被一个资本主义吸血鬼意外初拥,从此走上抗争黑暗势力的第一线。他像每个少年漫男主一样:残血→小宇宙爆发→“?!薄?。认真升级的席歌:所以过去我为什么要虐待一个吸血鬼,逼他喝鸭血粉丝汤?因为你要和吸血鬼谈恋爱认真恋爱的席歌:一心恋爱无心升级。故事以一次小巷抢劫事件为开端。这起抢劫事件之中,故事的主人公席歌帮助了一位陷入昏迷的外国人。他将外国人带回家中,意外地发现对方没有呼吸与心跳,身体冰冷且嗜血,正是本该只存在于影视作品中的吸血鬼。吸血鬼入住家中,一切开始变样,黑暗生物接踵而来,黑暗世界初露端倪……激烈的冲突正在酝酿,精彩的剧情马上来到,拥有不同天赋能力的血族粉墨登场,容纳一切异常物种的黑暗世界其实遵纪守法。楚寒衣青笔触之下,《源血》种种设定,叫人耳目一新,是一篇别开心裁的血族故事。

    免费阅读

      PM 9:30

      新一届大学生最强辩论大赛已经结束,最后决赛中,QH大学与BJ大学的强强角逐之中,BJ大学棋高一筹,揽得桂冠!

      如今举办大赛的场馆已经成为B大的狂欢大会堂,而QH大学的学生们心情沮丧,兴致低落,还没彻底从场馆出来,学校的bbs已经热闹了起来。

      席歌也是看bbs的一员。

      他呆在场馆的地下停车场中,坐在自家的银蓝跑车中翻着辩论赛的相关帖子,不住撇嘴:

      辩论赛没有赢就怪我指出友方错误喽?

      不怪出错的人反而怪指出错误的人,他们可真有意思,我几次击破对方辩论弱点的功劳就这样被抹消了啊。

      他深感没有意思,刚要关掉手机,突然“嘀嘀”一声,收到新的短信。

      他滑开一看:

      “席歌,虽然你很好,但我们并不合适,你不是个能被一个男人占有的男人,我们分手吧!”

      “切……”

      席歌返回上一界面,数着手机中大同小异的短信。

      一二三四……

      这个月第七封大同小异的分手信,平均四天一封信。

      他面无表情,对它们统一吐槽:“我们什么时候交往了,你们明明只是想和我发生全垒打而已,才认识三次天就要求上床,一被我拒绝就发来分手短信,我也很无奈的好吗……再说女人就算了,男人什么鬼,我干什么要被男人占有??”

      吐槽完了,席歌带着一丝气愤丢开手机,一脚踩下油门。

      发动机一声轰隆,夜色里,银蓝跑车如同一道闪电,开出车库,驰骋而去!

      大马路上,闪电闪到一半,突然熄火。

      坐在车中的席歌重打两下火,没有打起来。他抱怨一声,从车里出来,掏出手机给自己的老管家发了条信息:

      “老萨,那辆蓝色跑车熄火了,我丢在路边,你回头找人来拉?!?/p>

      老萨秒回:“你又开车,你怎么敢开车?!”

      席歌淡定回应:“不就是被车撞了几次所以失忆几次吗?真是的,又不是我开车撞别人,我有什么不敢的?!?/p>

      “对了,”他又发,“友情提示,你正在闹脾气离家出走……”

      这一条消息发不出去了,他被对方一秒拉黑。

      席歌耸耸肩膀,收起手机,抬眼辨认了一下方向,身体半转,在灯火通明的大路与漆黑幽暗的小路之中坚定地选择了后者。

      这条路回家近!

      城市背后的小巷里拥有被深深浅浅的黑拥抱,所有光明都如远方的路灯一样遥远。

      席歌无惧黑暗,盯着夜空中闪亮亮的医院大招牌,盘算着距离到家还有多久。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

      啊,想先去泳池里游个泳,吃个金箔蛋糕,再泡个冲浪浴缸,喝杯睡前红酒。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席歌畅想着今夜的剩余节目的时候,一道黑影掠过席歌眼前,吹起席歌发梢,重重倒在了席歌脚下!

      席歌:“……”

      我就知道,在这种漆黑的小巷里总要发生一些非同寻常的事情。

      他唏嘘一声,看了黑影两眼,掏出手机,打开光源,冲倒地的人照了下。

      光源亮起,黑夜里突然闪出一片银缎似的流光。

      是个外国人,头发虽然染了非主流的颜色,但染得还挺漂亮的。

      席歌想,他戳了一下人:“喂,没事吧?要叫个救护车吗?”

      声音刺激了地上的人。

      半昏迷的人挣扎一下,转过头来,茫然地看了席歌一眼。

      席歌:“既然你还清醒,那我就——”

      黑暗中:“抢劫!”

      嗯?嗯嗯?

      席歌仔细辨认,确定声音并不是从地上躺着的人这边传来之后,转个方向,看向来时的路。

      黑暗将一个模糊的轮廓吐了出来!

      喊着“抢劫”的抢劫犯身材消瘦,鹳骨高高突出,上面浮出两团红色,整个人都不住发抖,陷入了一种无可自拔的激动和紧张之中。

      他哆哆嗦嗦地走出来,站在席歌三四步外,用力挥舞着手里水果刀:

      “抢劫!抢劫!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吗??!赶紧把你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

      “等等等等等!你不要激动,你千万不要激动!我这就给你拿东西!”

      看着对方紧张,席歌也跟着紧张,他不能更加配合,先高举双手表示自己的无害,接着将手机从右手换到左手,另一只手从兜里拿出钱包,掏出里头的东西。

      厚厚的红钞票和薄薄的黑卡一同出现在了抢劫犯眼中。

      席歌展示现金:“我手里有三千块现金?!?/p>

      他又展示手机:“还有存入一百万的支付宝?!?/p>

      他最后展示黑卡:“还有一张不限额的黑卡?!?/p>

      “好了,”展示完了豪富身家,席歌似乎得到金钱护体,冷静下来。他将三样东西一手拿住,扇形排列,“这三样东西让你挑一样,你选哪一样?”

      抢劫犯懵逼:“这?那不当然是黑卡!”

      席歌善意提醒:“但是它有密码?!?/p>

      抢劫犯沉思:“支付宝?”

      席歌:“但是它也有密码?!?/p>

      抢劫犯:“现金?”

      席歌:“但是它很少,很少很少很少?!?/p>

      抢劫犯:“你耍我?”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席歌说,手腕一转,手机从反面变成正面,110通话界面出现抢劫犯眼前。

      他万分遗憾:

      “虽然我确实在耍你?!?/p>

      小巷寂静。

      寂静之中,抢劫犯鹳骨上的红色一路蔓延到了脖子部分,上边的青筋抽风一般狂跳着,三秒之后,他理智烧断,怒吼一声:

      “找死——”

      他高高抬起水果刀,重重扑向席歌。

      一刹之间,席歌向左一闪,成功闪过了刺向心口的水果刀,就是没闪够位置,还是被匕首划破了手臂上的一点皮。

      血珠沁出破损表皮,血液所独有的味道在黑夜之中散开。

      谁都没有注意到,躺在地上的忽然动了一下。

      下一刻,黑影从地面一跃而起,直扑席歌!

      黑暗中,席歌只觉得自己被车给重重撞了一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人压倒地上,他头晕目眩,心中居然在想:

      我以前被屡次被车撞还重复失忆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感觉吗?

      好重啊……

      这样的话我会失忆感觉也不奇怪了……

      他的手臂被人抓起来了。

      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咬上他的手臂。

      席歌还没反应过来,耳旁一声凄厉叫喊:“鬼啊啊啊啊啊——”

      随即,水果刀在夜色里划出一道明亮的痕迹,“啷当”落在席歌身旁,刚才还气势汹汹要冲上来杀他的抢劫犯居然逃之夭夭了!

      又是一声闷哼,这回声音是响在他的面前。

      他的身体再度一重,受到二次伤害,扑上来就咬他的神秘昏迷男再度倒下,重新昏迷。

      席歌:“……”

      他陷入深深的迷茫。

      抢劫犯为什么这样就跑了,难道真被突然冲出来的人给吓着了?

      跑就跑了,居然还叫得跟杀猪一样,这人明明只是一个……

      席歌思考片刻,得出结论:

      饿晕了的可怜流浪汉而已吧!

      “喂,喂喂喂,你醒醒啊,要我送你去医院还是给你买点东西吃?”冲着对方勉强救了自己的份上,席歌决定满足流浪汉一个要求。

      流浪汉正在昏迷。

      “看情况还是去医院比较靠谱?!毕枳匝宰杂?,拿起手机准备拨打120。

      “啪!”流浪汉一挥手,将席歌的手机打掉。

      “你醒了?”席歌精神一振。

      流浪汉继续昏迷。

      “咦,怎么又睡了?我还是应该打医院电话吗?”席歌又说。

      “啪!”流浪汉又一挥手,打在席歌手上。

      “……”席歌。

      他默默地退后两步,清清喉咙,念一声:“医院?!?/p>

      流浪汉一挥手,“啪”,打在地面。

      席歌又清清喉咙,再念一声:“医院?!?/p>

      流浪汉再一挥手,“啪”,打在地面。

      席歌又试了三四五六次,确定流浪汉确实陷入正陷入昏迷,但对医院存在着一种昏迷之中也能完成的抗拒式条件反射。

      他无比惊叹:“天啊,人类居然还有这种功能吗?医院究竟对他造成了多大的心理阴影??!”

      流浪汉又默默地拍了一下地板。

      席歌再道:“既然如此……”

      他在“他好歹救了我我送佛送上西”和“算了吧真是太麻烦了我把人丢医院门口就好了”两种抉择中摇摆一下,还是心中小天使占据上风,掏出手机,给家庭医生打了个电话:

      “我这里有个伤患需要你处理,你先到我家等着,我大概半个小时后到?!?/p>

      吩咐完了,席歌挂掉电话,左右环视一圈:

      “所以,的士在哪里?我究竟为什么不叫的士而是抄小路回家……”

      家庭医生接到了来自老板的电话。

      晚上十点,一贯注重养身而早早戴上眼罩套上睡帽上床休息的医生不得不扒下睡帽摘掉眼罩,重新换了衣服,拿好药箱,紧赶慢赶总算在半个小时内赶到老板家里,又默默等待了十五分钟,在将心目中老板的小人插死了亿万遍之后,终于听见大门一声响,老板连同他的伤患一同回家了!

      席歌一进门就开了整个大厅的灯。

      灯火璀璨,他将简直跟死猪一样沉重流浪汉从门口一路往客厅中拖。

      “砰”一声。

      流浪汉的脑袋磕到了转角的边柜。

      “当”一声。

      流浪汉的肩膀撞到了茶几旁的大花瓶。

      再度“登”一声。

      花瓶撞向茶几,茶几上的餐刀直直坠落流浪汉脖颈旁边,在脖颈上划出一道血口。

      那声“登”的声音,就跟响在家庭医生胃上一样!

      家庭医生脸上虚假的笑容也越来越勉强了,他终于忍不住出声道:“那个老板,你还是放着我来吧?!?/p>

      席歌:“真的?”

      家庭医生:“真的,我的职业道德无法让我坐视你在我面前将人谋杀?!?/p>

      席歌长出一口气:“那太好了,人就交给你了,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我觉得他就是饿晕的?!?/p>

      家庭医生持瞟了一眼地上的人,决定持保留意见。

      之前也许是饿晕了,现在嘛……

      但碍手碍脚的人总算消失了,他扛起地上的流浪汉,将其搬到一楼的客房中,开始给对方检查。

      大半夜了,家庭医生也没很严格按照顺序来。

      他先替床上的人清理脖子上的伤口,清理途中,不小心叫对方的血沾到了自己的手指和衣袖。他无奈地啧了一声,考虑手上并没有伤口,他先不去管它们,只把血压测量仪以及听诊器等等物品拿出来,嘀咕道:

      “嗯,手有点冰,脸色很苍白……是贫血吗?”

      他再顺手摸了个脉。

      “这个脉搏很虚弱了……嗯?”他摸了半天没摸到,“太虚弱了吧?”

      他感觉有一点点不对劲了。

      他再去摸颈间脉搏,还是没有。

      他去碰触对方的鼻下呼吸,依旧没有。

      他最后拿起听诊器听心跳,永远没有。

      “你看好了吗?他什么毛???”

      身后忽然传来声音,席歌探进了个脑袋来,冲医生说话。

      医生吓了一跳:“老板,你一点都没有发觉吗?我觉得你最好打电话叫医院和警——”

      但这时候,床上的人忽然动了。

      医生:“……他动了?”

      席歌:“对?”

      医生:“他为什么会动?”

      席歌:“这应该由你告诉我吧……不过我把他搬回来的时候发现他对‘医院’这两个字有种强烈的反应,昏迷中的人也能有这么强烈的反应吗?”

      医生陷入了沉思。

      席歌:“所以他是什么毛???”

      医生看着床上的人:“嗯……我想,贫血和营养不良什么的吧?!?/p>

      他说完了,镇定地收拾东西,离开别墅。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耽美小说排行

      人气榜

    • 湖北日报网-关于我们 2019-05-14
    • [鼓掌]小撸又来卖萌?那你给大家讲讲? 2019-05-14
    • 把市场经济说成计划经济是不是痴呆病? 2019-05-04
    • 全国降温开启“速冻”模式 文人墨客笔下的冬天有多冷? 2019-04-07
    • 冯英谈用芭蕾向世界传递真善美 2019-04-07
    • 不拍戏改学艺,张国立是这样想的 2019-04-04
    • C罗世界杯亮剑 上演帽子戏法后接受采访言语依旧低调 2019-04-04
    • 香港政府:建议将男士侍产假由3日增加至5日 2019-03-31
    • 台花莲发生6.5级地震已致2人遇难 2019-03-31
    • 电动汽车消费仍需摆脱“里程焦虑” 2019-03-26
    • 熬夜网购引发头晕恶心 低头族小心患上耳石症 2019-03-26
    • 新疆普通高考评卷工作有序进行 2019-03-25
    • 连晴高温重庆动物园动物避暑尽显萌态 2019-03-25
    • 2018年北京高考阅卷21万份 23日发布成绩 2019-03-22
    • 涉嫌诈骗1200万 潜逃韩国8年逃犯归案 2019-03-22
    • 体彩p3图谜275期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开奖及时更新 9月7号齐鲁七乐彩 极速快3怎么玩 足球比分zquu 南国彩票论坛规律图 pk10冠军 公式算号 吉林时时彩开奖现场报码 福建31选7走势图 新时时彩二星组选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直播 彩客网首页 南国彩票七星彩图规 高频彩保本 6场半全场019期开奖 百家乐详解